疫情后首部登陆院线的武汉电影

曾执导《生门》《好死不如赖活着》等作品的纪录片导演陈为军职业生涯最后一部影片《城市梦》于近日在武汉地区首映,这应该是疫情过后第一部登上内地大银幕的武汉背景作品。

拍摄摊贩与城管的博弈能够获得公映许可,关于城管与小贩生死争斗的原生态故事,官民冲突与互动的真实过程, 而陈为军因身体原因将不再拍摄纪录片。这部在武汉完成拍摄的纪录片也已定档8月28日全国上映。

“武汉是我的家乡,我的大部分作品拍摄的是武汉人,讲的是武汉的故事。”漫漫二十载纪录苦旅,呕心沥血六年造就。电影《城市梦》陈为军导演对武汉及观众的真情告白。“我想说的都在片子里,喜欢我片子的朋友,就此别过”——陈为军

在一年前进行的第44届多伦多电影节,王小帅导演的《地久天长》、刁亦男导演的《南方车站的聚会》、万玛才旦导演的《气球》以及台湾导演钟孟宏的《阳光普照》4部华语片入围当代世界电影单元,将进行北美首映。

此外,陈为军新片《城市梦》(City Dream)也在多伦多纪录片单元进行了世界首映。

多伦多电影节给出的官方介绍:

纪录片喜剧很少见,在中国更是如此。而导演陈为军已经证明了自己是这方面的高手,他曾经拍出过《请为我投票》,《世界最大的中国餐馆》这样的电影作品。

自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中国经济飞速发展,已经使8.5亿人摆脱了贫困,但有必要跳过这些统计数据,置身于普通中国人个人生活中,才能真正理解到更多东西。这就是《城市梦》(City Dream)这部影片的成就,它记录了城市官方通过清理街头小贩来引入和打造新零售区的努力。

导演将自己嵌入中国中部最大城市武汉市的城管局。城管局的人员坚决清理街道,但也仍然对小贩流离失所表示同情。

城管遇到了一个硬茬,一场对决在所难免。王老头是一位年老而又脾气暴躁的水果和服装贩子,他从儿子那里得到一些生活上的帮助,他的儿子在一次工厂事故中失去了一只手。

老人肆无忌惮地挑衅,就像一个无剑战士。他撕毁了城管的通知单,不停尖叫和侮辱他们,甚至抛拳击打他们。

城管以令人惊讶的耐心和幽默感来对待他的虐待。但他们的领导也坚决认为这项工作需要被完成。在城市管理系统和个人意志力之间的这种对峙中,悬念持续了一年多。

在陈为军以前的电影传统中,他将每个被拍摄者的人性带到了银幕上,即使当他们的人生被推到了某种极限中。

在电影节发布的官方预告片中,也展示了城管对待摊贩收入的猜测,他们认为王老头不需要交电费交租金,在街头有着不菲的收入,不能算在贫困的范畴内。

而王老头身边更多的小贩也都在为留在城市里生活继续打拼奋斗,其中也展现了颇为温情的底层家庭图景。

王老头似乎也对农村有着糟糕的印象,他希望另一户小贩家庭里的孙姑娘可以通过学业上的努力留在城市里,这也关照了本片的片名。

孙姑娘的父亲也被通知要尽快搬走,城管也决定对王老头采用强制行动解决问题。

王老头再度试图反抗,但这次他似乎难以扭转自己的命运。预告片的最后一个画面停留在重重盾牌对他的围堵之中。

多伦多电影节将这部影片定义纪录喜剧似乎并不合理,在3分多钟的预告片中,我们可以完整地看到一次对城市管理事件的记录,且展现了真实可信的底层生活状态,对于城管的拍摄也有着立体而不刻板的体现,他们忍受了来自小贩的打骂,也在某个限度到达时采取了非常的措施解决问题,相似的表达让人联想到周浩的《差馆》,赵亮的《罪与罚》等作品。相信这将是一部重要的华语当代公共空间纪录影片。

陈为军上一部作品《生门》聚焦武汉的中南医院,拍摄每一个家庭都会面临的生育问题,影片纪录了4位遭遇极端情况的产妇及其家人在医院生产过程中经历的种种考验。该片于2016年12月16日在中国大陆上映。

拍摄团队耗时700多天,在中南医院多机位跟踪拍摄了两年,素材量达500个小时,形成80多个故事,最后从拿到拍摄对象授权的40个完整故事中选取了这4个故事 。影片并未回避在这个为生命而设的战场上的“残酷”。在紧张之余,镜头也没有漏掉产房里的人间温情,医患之间带有幽默感的交流、手术成功后在医务室里医生露出的腼腆的微笑,这些瞬间都被真实拍摄下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汉夜生活论坛-武汉桑拿论坛-武汉夜网论坛 » 疫情后首部登陆院线的武汉电影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